我的十年

作者:平安夜礼物

我总是嫌时间过得太慢了,总是期盼着自己能快点儿长大。

不然,巴菲特怎么会说: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是选择跟谁结婚,而不是其他任何一笔投资,选择伴侣不仅仅是选择了一个人,而是选择了一生的生活方式。

感恩这一切……

我们还一起历过险,听别人说北大河有很多鱼。趁着大人都不在家,我带着弟弟、海燕和冻冻,一人提着一个小桶光着脚丫就去了。北大河可大了,我们去的时候河水都快干了,没有看到鱼,发现了一条泥鳅,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开始往泥里挖,挖出来好多泥鳅啊,真是开心极了!我心想,回到家我妈妈肯定得好好地夸我一顿。我记不清挖了多少条,也记不清挖了多久,回到家的时候,我妈妈不但没有夸我,还拿着扫帚想要揍我,我不知为什么,她说,你知道大人都找疯了不,下次还敢去河里不?最终,她还是把泥鳅给我们炖了。那是我有史以来喝过最好喝的鱼汤……

有太多的话想对前两个十年里的自己说,可惜岁月听不到。也有太多的期待想说给下一个十年听,好像还有点儿早……

类似的片段还有:很热很热的夏天,太阳把地晒得滚烫滚烫的,我和弟弟俩光着脚丫跑到离家很远很远的西南地里,问爸妈要两毛钱回来买冰糕吃。真不知道当时是我俩谁出的馊主意……

                                                文/徐同香

她的丈夫黄国伦说“孩子应该是婚姻幸福的产物,而不是婚姻被逼的产物”。

刚进初中的时候,蒋博、孔莎莎他们就给我起外号,几个人打算喊我香蕉、香菜……每次我都追着打他们,这才作罢,老老实实地喊我“香香”,刚开始听他们叫我香香的时候,我极力反对,感觉肉麻死了。后来,慢慢地也就习惯了,接受了,“香香”这个名字从一所学校跟到我另一所学校,从一个工作单位跟到另一个工作单位,直到今天已经伴随我十三年整了……

我的十年。时间像插上了翅膀一样,眨眼间就把我带到了人生中的第三个十年。

也是在这一个十年里,我收获了真正的知己。也渐渐地理解了,和小时候的玩伴,联络渐少,感情浓度渐稀的状况。其实,让我们变淡的不是时间,也不是人心的冷漠和善变。而是,我们之间的交集越来越少,无法参与对方的经历和成长。但往日的感情永远真挚,共同的回忆永远快乐。

那时,爸爸天天对我说,学习有多重要,知识有多重要,未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多么重要。这些话,我听的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我知道好好学习很重要,可是不知道究竟重要在哪儿。电视上天天说这是一个新时代,我天真地以为我活在新时代,我爸爸那些话都过时了。悲哀的是,我那时候以为梦想是长大以后才能实现的事儿,心想,那就等长大以后再说吧……

这个世界不安全因素太多,太多,所以对生活的要求不多,平静就好……

给我妈妈谈条件时,我总是说,你得给我买辣条,要么说,你得给我买冰糕……

在这个想法刚生出来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天呐,十年,太遥远了。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真不敢想象十年后的自己和十年后的生活。

我每次都把他说得无言以对。然而,梅拾璎的回答,我最服气!

我的十年。好吧,我接受我在这个十年里经历过的挣扎、彷徨和迷茫……

外公给我起的学名叫徐同敏,前段时间我才听他说“敏”有聪明好学的意思。刚去学校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个女生的名字里都有“敏”字,王敏,李敏……我回到家就告诉我爸妈,我要改名字,我不想叫徐同敏了,爸妈问我想叫什么名字?我想了几秒钟,说“我叫徐同莉”!此后,徐同莉这个名字伴随了我整个小学时光……

在这个十年里,我思考过太多次生命的意义,至今没总结出个所以然。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命运属于我,也不知道我属于什么样的生活。如果可以,我愿意像浮游生物一般飘荡、游离,不属于任何人,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地点,不带风雨,不留片叶……

童年的趣事远不止这些,暂时叙述到此……

幸运地,投稿于报社的一篇篇小文章,得以被发表,感恩文字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感……

我和弟弟小时候最好的伙伴是海燕和冻冻,他俩可以说是我的童年。用我妈妈的话说,一眼看不见就跑他家去了。用他妈妈的话说,一眼看不见就跑我家去了。我们四个人,真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粘在一起。写作业、看电视、打扑克、捉迷藏、过家家、捕蜻蜓、捉蝴蝶、逮蚂蚱、钓鱼、放风筝……没有一样是不在一起玩得。我们曾天真地约定,长大以后挣得钱一起花,平均分……

我在这一个十年里,经历了青春期。但是我没有这个年龄阶段孩子的叛逆表现,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唯独没有听他们的话努力学习。

七岁那年的一个早晨,我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裙子,带着一条鲜艳的红领巾,背着一个不记得什么颜色的书包,妈妈牵着我的手,说去学校报到。跟在我后面的是我弟弟、还有我俩最要好的伙伴――斜对门那家的海燕、冻冻。那天我得意极了,好像全世界都知道我去上学了。我特别嫌弃地对我弟弟他们说:恁都别跟着我,我去上学,又不是恁去上学……

晚安,现在,过去和未来。

啰嗦了这么多,该睡觉了。

然后,我做了一件看似很荒唐的举动,写了一封信,密密麻麻近万字,题目是《写给你,我未来的孩子》……

初一的时候,有个同学悄悄趴在我耳旁说“我听说几几班的和几几班的在花园里牵手了……”,那是我第一次了解恋爱里的秘密。不知那些早恋的同学们今天怎么样了……

在这一个十年里,经历过爱情、也经历过感情的变故……可我依旧固执,不想长大,不愿成熟,也没有学会珍惜,恐惧柴米油盐的琐碎……

我的十年。三年级的时候,老师提我前边的同学站起来回答问题,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竟然一伸腿把她的凳子勾到我桌子底下来了。老师说请坐的时候,她一屁股坐到地上了,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她哭了,老师罚我站了一节课……

我二年级暑假的时候,开始学自行车。我学自行车的时候几乎没费什么劲,也没大人帮我扶着,我就学会了。说起这事儿,得感谢我弟弟。我家的自行车是大轮的,爸爸从我奶奶家推来我姑姑的小自行车,我和弟弟抢着想学,我说我先学,学会了我教你,他不愿意,结果我一上去就骑跑了,他在后面哭着追我好远好远……

不记得我在学校第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反正第二天我是死活都肯不去学校了。妈妈把我送进教室,我就哭着喊着跑出来,然后再把我送进去,我就再跑出来。妈妈拿我没办法,第三天就换成我爸爸送我了,他送我进去,我就哭着跑出来,他再送我进去,我再哭着跑出来,老师也拿我没办法,同学也拉不住我。有一次,我跑得飞快,跑了半个多小时,妈妈追上我,把我打了一顿。那是我第一次挨打,也是至今唯一一次。我的一年级,就这样在哭声和逃跑中度过了。那一年,我语文考了98分,数学考了100分,老师在我的评语手册上写到: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老师希望你以后能按时到校上课……

入职培训的课间休息时,讲师告诉我们,对面是事务职的新员工在培训。我当时的内心触动非常大,同一时间进入公司,但是差距那么大。我自欺欺人地以为踏入社会,前二十年的人生可以清零,一切都可以在我正式步入社会的那一刻重新开始。然而,并不是这样,也不可能这样。不过,没关系。我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也许人生的起点条件并不理想,但只要不放弃努力,这个世界一定会有我的天地……

也是在这个十年里,我在简书里结识了一个叫“梅拾璎”的女子,她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北京大学毕业;她丈夫也是普通人家的儿子,清华大学毕业。她们现在的生活,先不说多么的富有,最起码,这一路攀登而来的充实和喜悦,常人很难品尝到;先不说他们的工作能赚多少钱,最起码是受人尊敬和爱戴的;先不说他们能有多幸福,起码他们心里的风景是常人欣赏不到的。虽然说改变命运的途径有很多种,但对于普通人,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知识这一条道路真的是最直接,最平坦的。

岂止是二十几岁啊,人生路上的每个决定,每次选择,都会影响生命的走向。

不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这一世,浮云落月,终有归处。

学会自行车了,我特别骄傲,跑去跟海燕、冻冻他俩说:我会骑自行车了,我教恁俩。于是,我回家推出了一辆我爸爸的大自行车,我说,我先骑个给你们看看。车子太大了,我试了好几次,总是上不去,好不容易上去了,骑了几十米远,可是怎么都下不来了,只能靠路边摔倒才能下来,真是糗大了……

我的记忆零零散散,不知道具体是从几岁开始。模模糊糊地记得,在爸爸妈妈的婚房里,我拿着枕头当布娃娃,在床上教它走路,让它喊妈妈,嘴里学着大人的样子对它说:乖,不哭不哭……然后,不知怎么回事,走着走着我从床上掉下来了,可能是我的哭声把妈妈引来了,她把我抱在怀里,往我额头上涂东西……之后的事,我就记不起来了……

在这一个十年里,同龄人大多都走进婚姻,走进柴米油盐的生活里,然而,在这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里,任凭我怎样乖巧,怎样不羁,也还是躲不过本是通情达理的父母对我百般催促……

不过我仍然要感谢他们,携手至今,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也正是在这个十年里,我学会了和自己的内心对话,同时生出了用文字记录生命的想法,爱上安静乖巧、可任我捏造的文字,独自享受写作带来的喜悦,感受只有宇宙和我的存在……

小时候,很好奇自己是从哪儿来的,大人会告诉我们,小孩儿都是从沙坑里刨出来的。我那时候特别担心,心想,万一把胳膊腿刨断了怎么办……

从来不变的是时光,一直在前行的是自己。

很快,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十年。这是有机会改变命运,改变未来自身发展的一个十年。然而,我却浑浑噩噩地荒废了这个十年。

我现在正处在自己人生的第三个十年里。

美丽的城市,陌生的环境,熟悉的同学,新鲜的一切,处处吸引着我们。在这段日子里,我们一起逛过常州、上海、杭州、江西、溧水、芜湖……等地。也正是这段快乐的经历,让我生出了想要周游世界的想法。不停地想走,想出发,想上路,想去陌生的地方。我的脑海里时常回荡着青春里的欢声笑语,想念可爱单纯的你们,怀念那段美妙的时光和那时光里灿烂的自己……

真心希望全天下的夫妻甜蜜恩爱,希望全天下的孩子生活温馨,希望全天下的家庭幸福和睦。

在这一个十年里,我做了一件倍感骄傲和勇敢的事儿。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受“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的催促,也受“人这一生,一定要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和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的鼓动。尤其是看了杨澜的那句“去吧,才24岁,没有房子车子要养,没有老公孩子闹腾,没有事业职位撒不下手,父母的身体也还好,这个时候还不为自己活一次,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于是,2015年8月30号,我独自背包,说走就走了……五天四夜的乌镇、西塘之旅,让我爱上了一个人的旅行,这必将成为我今生最难忘的回忆……

人生中的前两个十年,安安稳稳地在校园度过了。而这一个十年,我从校园走向了社会。

第一个十年里,我天天盼着长大,总觉得长大以后能改变世界,想长大以后天天穿好看的新衣服,天天吃冰糕……那时很好奇,冰糕这么好吃,大人为什么不想天天吃?现在才明白,原来人生在每个阶段的追求不一样,对幸福的要求也不一样……

我觉得更是对的。

不管前路如何,每一天我都会用心经历,用心感受,用心记录,用心去活。

爸爸也常说,男女平等,你姐弟俩我公平对待,谁学习好,谁就继续上。上到哪儿,供到哪儿。他一直期盼我能成才,以至于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愧对于他。一路走到现在,心里有句话特别想对他们说:你们常常给我举例,贫穷的大山里走出的那些清华北大的高材生。我知道你们想激励我,可我当时只是能听明白他们的艰苦,但我没听懂他们做了哪些努力。所谓的教育和培养,不是仅仅把孩子送到学堂,任他自由发挥,就像老师说的,我们是一棵小树苗,你要加以引导啊,在我贪玩的时候,你给了我太多自由……

说起“徐同香”这个名字,我花了很长时间内心才慢慢接受的。六年级快毕业的时候,老师说报考初中要按户口本上的名字填写,我回到家问我妈妈要来户口本,一看傻眼了,名字叫徐同香。唉,后来才知道是户籍登记的时候,我还没上学,我爷爷他们随便给我填写的。

突发奇想,想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一封信。

入学、学自行车、炸腮……我成长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几件大事儿,都是在我人生中第一个十年完成的。

二年级以后,我的小伙伴又增加到了丽娜、施亚平、曼曼、龙燕……

我觉得是对的。

光线传媒副总裁刘同说过:不挣扎,不绝望,不算青春!

虽然说婚姻里难免磕磕碰碰,争争吵吵,尽管我也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疼爱,但内心就是无法原谅他们曾经的争吵,带给我的伤害。真想让他们给我说句对不起……

有时候好想让时光倒流,让我重新、认真、努力地活一遍,甚至在日记里写过:真想一觉醒来七八岁,人生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充满新鲜,充满可能。也真想一觉醒来,七八十岁,一切都尘埃落定……

告状时,总会说:我弟弟先打的我……

记得那次我们一起钓过鱼,看着电视上钓鱼的人,都是拿一根杆子,把线扔到河里,然后等鱼上钩。于是,我们也找来一根竹竿,系了一根毛线,上面用铁丝折了一个钩子,几个人提着一个大桶就去河里了。钓了一下午都没看见鱼的影子,聪明的我分析了一下原因:咱来晚了,鱼都被人家钓光了……

在这一个十年里,我第一次离开这座小县城,跟随学校的大巴来到了六百公里以外的南京,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在我面前打开……

在这个十年里,听到很多关于婚姻的负面消息,内心深受影响。估计,如果向一万个人打听婚姻,就会听到一万种幸与不幸。单身有单身的好,婚姻有婚姻的好,不管有多少人想从围城里走出来,我终究还是要走进去的。就像上山途中遇到下山的人一样,尽管有人会告诉我山上的风景如何,我仍要亲自爬上去目睹一番……

诚实地说,我在学习上一直都是得过且过,没有真正努力过。我不是出类拔萃的好学生,也不是托班级后退的差学生,中等生是我学生时代的标签。上课说悄悄话,传纸条,开小差,课间追逐打闹,这些我都做过。

我很多思想的小萌芽都是龙燕启发的,我记得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信誓旦旦地对我说:我长大以后要种一个高科技的塑料大棚,不用人工,全部用机器。我那时候好崇拜她啊,觉得她真厉害。记得她还在楼顶上对我说:你看见流星的时候,拔下一根睫毛,许个愿,然后吹走,你的愿望就能实现。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愿望,至今我都没见过什么是流星……

这个十年里还没实现的愿望有很多很多,想在周华健、那英、刘若英的演唱会上尽情欢呼,想悠闲地走在云南小巷里,想目睹布达拉宫门前的湛蓝天……

寇乃馨曾经在爱情保卫战里说过:婚姻这件事从来就不好过,因为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因为两个成长不同的人,要在一起生活,一定有很多的冲撞,很多的磨合,很多的不快乐,会遇到小孩的问题,教育的问题,婆媳的问题,家庭经济的问题,我们想的美好未来不能实现的问题,婚姻从来就不好过,所以婚姻需要有坚强的爱情做基础跟后盾,才够我们在很多不好过的时候,可以去消耗、磨损而不分开。

于是,我成功地成为了一个矛盾体……

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过一段话,觉得特别赞:人,就该不时地走出去,走到不同的地方,与不同的人交流,看不同的风景,体味不同的人生,虽然依旧是同一片蓝天下,但身处异乡异地,感官上的体验必然带动心灵上的触动。你会惊觉,生活了几十年的那片小天地,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缠绕在周身的杂七杂八,以及剪不断的束缚和羁绊,也并不是人生的全部……

我还得扮演调解员的角色,一会儿批评批评妈妈,一会儿批评批评爸爸。唉,真是难为我了。

在人生的这个十年里,经历亲人离世,爷爷的突然离去,让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的无常和凄凉……

这一个十年里,社会上流行励志、鸡汤和正能量,有“不拼不博人生白活”的口号,也有“放慢脚步,静看花开花落”的早安心语……有月薪过万的职业微商,有年薪过百万的90后互联网大咖,也有数以万计的青年创业者……而我却安然地守着月薪两千多元的工作四年多……

我曾经问过因为爱情走进婚姻的朋友:“婚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说:“婚姻啊,有人喝起来像水,有人喝起来酒,但我希望你以后喝的是水,喝起来平淡,到最后也平淡,解渴。但是酒啊,虽然喝起来很刺激,会让你开心、兴奋,但你早晚有清醒的那天”听后,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施亚平,不仅学习成绩好,作文写得更好,老师经常拿她的作文在课堂上朗读。我爸妈特别喜欢她,天天让我把她当榜样,当目标。她夸我嗓子好,教我唱歌,一遍一遍地教我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现在一听到这种调调的歌曲,我就能想到她……

在这个十年里,我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销售人员,我热情着我的热情,努力着我的努力,成长着我的成长,卑微着我的卑微……

也是在这个十年里,我注册了简书,看着那些比我优秀得多,还比我努力的大咖们,我心里很着急,着急自己读书太少,写不出像“早的布布与茶茶”的女子那种“二十归君家 ,良人乘骢马。玉树中庭立,春华复秋华”的句子。也写不出‘梅拾璎’与‘八里山人程远河’那种大家手笔,更写不出浏览量成千上万的美文……

威胁她时,总会说:哼!我不吃饭了……

语文老师经常提我朗诵课文,常常当众夸奖我,说我以后可以做个播音员。在当时我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那时起,我就特别喜欢语文老师,也特别喜欢语文课,并开始关注新闻联播里的每一个主持人。当播音员算是我的第一个梦想。老师常常说,我们就像一棵小树苗,需要修剪、灌溉才能长成参天大树。今天我想对老师说,虽然我没能长成你期望中的大树,但是依然十分感谢你当年的引导和鼓励……

能预知的是成家生子,养儿育女,成功、失败,酸甜苦辣,悲欢离合……

也正是在这里,这个世界五百强的韩资企业友好地发表了我多篇文章,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感恩伟大的LG  ……

有人说,岁月在每个阶段都会给予女人美的馈赠,上帝对每个人都公平,它让我们免费得到了三件礼物,那就是生命、信仰和目标……

从小父母教育要自强,长大社会宣扬女性要独立,那些职场、情场的励志鸡汤天天大张旗鼓地喊着要做自己的女王!悲哀的是走过人生两个十年的我,至今不知撒娇为何物……

每逢周末,我都会嚷嚷着去外婆家,不去不行。每次去的时候,姥爷都会教我写毛笔字,还会双手抱着我和弟弟的头,然后拔起来,离地好几公分,说拔头长得高。我俩长这么高,估计是小时候被我姥爷拔的……

在这一个十年里,我当过数次伴娘,亲眼见证我的好朋友一个个走进婚姻。见证曾经的翩翩少女慢慢走向家庭妇女的平淡、幸福和无奈,然后,我恐婚了……

在这个十年里,我每天都梳着齐腰的马尾,也爱上了穿裙子,但内心却一点一点地被我塑造成了一个一切靠自己的女汉子……

还有一件比较模糊的事儿:跟着我爸爸的奶奶,也就我的老奶奶,一个特别慈祥的老太太去园里摘花椒,不知当时怎么想的,我摘了一把直接放嘴里了,那个味道终生难忘……

朦胧的记忆还有:我爸爸妈妈在东坡的地里不知道是在割麦子还是刨花生,我和弟弟在地头坐着玩,不记得怎么回事儿了,我大哭起来,感觉嗓子被噎住了,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妈妈把手伸进我嘴里帮我扣,说:这是草,不能吃……

她告诉自己的孩子:生命可只有一次啊!在你仅有一次的生命里,如果你从小到大都没有攀登生命顶峰的勇气,都不能在某一个生命阶段中拼尽全力,与庸常的生活死磕到底,而习惯圄于一个狭小贫瘠的空间,从没有见识过世界的宏阔瑰玮,没见识过思想的辽远隽奇,没有被一种崇高的精神激动过,没有被人间至美震撼过……孩子,我觉得你的生命是遗憾的,是不值得过的。而那些从繁华世界回归田园的人,表面上看他们跟一个农人没多大差别,但你知道吗?那种生命境界隔了数重天,判若云泥!

自己还没骑熟练呢,我竟然想冒充,带人。那天,妈妈说吃完饭带我们去外婆家,结果吃完饭了,不知道我妈妈干嘛去了,喊了好几声都没人答应。我说,走,弟弟,我骑车子带你去找咱妈妈。弟弟个头和我差不多高,我学着我妈妈的样子,让他坐在前边的横梁上,我没法骑,只能推着他走,他不想让我推,我还不愿意。结果,推着推着没多远,推不住了,车子一下子倒过去了,我弟弟也跟着车子倒在地上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我,我当时心想,这下可完了,把我弟弟摔傻了。原来,他是被我吓着了,我的小腿被碰得鲜血直流,缝了七针,瘸了半个多月,到现在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疤痕……

发觉与这个十年渐行渐远的时候,我特别留恋一个人的自由自在,有时也艳羡咿呀笑伴的一家三口,我害怕承担生活的重担,也向往亲手支撑起一个家的美妙,我担心爱情的甜蜜被酱醋茶搅得乏味,更害怕没有甜蜜浇灌的婚姻大厦会轰然倒塌……

虽然我们没有太多交流,但是她文字里的人生,带给我的触动特别大。我曾经也跟父亲有过类似她文章里那样的争辩:不上好好上学,就不能有精彩的人生吗?不好好上学,就不能有平淡美好的日子吗?一个人登不上山顶,在山脚下、在半山腰不也一样看湖光山色吗?不是听说世界500强的职场精英放弃百万年薪隐居终南山吗?不是有成功人士放弃都市豪华生活到乡村养花种菜吗?

最难忘的是,初三的每一节课我都觉得特别漫长,特别难熬。老师说,这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同学们一定要好好把握。我当时只是觉得“人生的转折点”,这个句子听起来真好听,到底能转到哪儿,谁知道呢……

没有高的学历,没有赞的经验,也没有显赫的家世。还好,我有激情、有对这个世界的虔诚与向往。

这一个十年,余日不多。不知未来的日子里,等待我的是苦涩还是甜蜜,是挫折还是喜悦,是幸福还是平淡?

这个十年是我从小学升入初中,从初中进入高职的过程。也是我从徐同莉转换到徐同香的过程。

幸运地,我接触到了滕商杂志,一篇又一篇地发表着不算文章的文章……

还有一件比较朦胧的记忆:天快黑了,妈妈抱着我送到对门的老奶奶家,说出去有点儿事,让她帮忙看会儿,回来再抱我。我在她家一直不停地哭,有一个年轻的姑姑,一直温柔地抱着我,哄着我,把削好的苹果切成一块一块的放在碗里,用织毛衣的针插上,让我拿着吃……这段回忆,温暖我至今,谢谢老奶奶的三女儿,那个叫云的姑姑。

这个十年里,我特别信奉这句话:人生的转变,并不靠鸡汤获得,不靠听从道理获得,唯有靠日有寸进的改变获得……

记得我八岁那年,人家问我几岁了,我说十一岁!我十岁那年,人家问我几岁了,我说十三岁!

特意买来信封和信纸,犹豫了半天,却不知如何开头是好。

童年不光有趣事,还有阴影,比如我爸爸妈妈暴躁的脾气说来就来,说吵就吵,说打就打,经常吓得我嚎啕大哭。我弟弟淡定得很,总是在我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大嚷一句:你哭什么哭!

我人生的第一个十年,是从1991年12月27日夜晚十点多正式开始。

只是二十几岁处在感情和事业的风口,似乎之前人生中所有的努力都在为它做准备。所以,二十几岁时所做的抉择显得尤为重要。

童年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就是看《还珠格格》。当时觉得全世界最坏的人是容嬷嬷。长大以后想嫁给尔康那样的男人。我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全天下的人都看《还珠格格》……

英语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她常常告诫我们:同学们一定不能早恋,早恋会耽误自己的前程……她当时举了一个例子,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说:从前有个男生和女生在初中时恋爱了,后来由于男生家庭条件非常困难,女生主动辍学打工,供男生读书,直到大学毕业。他们曾经爱得死去活来,许下很多海誓山盟。结果男生一毕业就跟她提出分手了。老师说,他们分手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这个男生和这个女生的思想、精神,各方面都不同步,都不在一个层次了。彼此的事业、朋友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共同语言。我当时听了以后感觉特别气愤,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觉得那个男生是陈世美转世,忘恩负义。现在,能理解老师当年的话,也能理解那个男生的决定和结局……世界上对爱情的解释有千千万万种,我最赞同林徽因的那句:“最好的爱情大抵接近友情,一起工作、游玩和成长,共同分担两个人的责任、报酬和权利,帮助对方追求自我意识,同时又因为共同的给予、分享、信任和互爱而合为一体”……

有人说,处在二十几岁的好处同时也是坏处就是:你所做的每个决定都将改变你的余生。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全部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