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平安夜礼物

我。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精神分裂症

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也不知道自己去向何处。

我。我,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可是,我想找到他。

找到他。

然后,拥抱他,抚摸他,亲吻他。

最后,杀死他。

人们都说,字如其人。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字的时候是在我家的书房里。

那天,我照常按着闹钟被设定好的时间起床,照常走进卫生间洗漱,照常煮好牛奶给自己泡好一碗麦片。然后端着我的麦片,和前一天晚上吃剩下的半块奶酪一起走进书房。踩上深色的楼梯,我踮起脚,有些费力的拿到了放在书柜最高层的《西游记》。翻开第一页,一句话写在章前空白的纸上,映入眼底。

“菩萨,妖精,总是一念;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是个男人的字。

字体苍劲有力,如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男人的字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拿不开眼。我合上书,跑到楼梯上开始翻找起来。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酒乱性,色迷人。”

我。我看着男人在每一本书上留下的字,突然笑起来。

“真棒,太棒了。”

我捧着麦片坐在书桌边上,开始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男人的字迹。

我想,我要爱上他了。

我这样想到,接着一口饮尽碗里的牛奶,随手在桌角上抽了一张餐巾纸擦嘴。然后拧开摆在一边的墨水瓶,却发现书桌上根本没有钢笔。

“奇怪了。”

我站起来,开始在书桌上的文件里翻找钢笔。文件里没有,书桌底下没有,沙发上没有,茶几上没有,阳台上没有,床上也没有。

哪里都没有我的钢笔,我有些失落,整个人都脱力的靠在沙发上。手机突然亮了,屏幕上显示的信息的发件人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的名字。她告诉我她会在两个星期之后来我家找我。大概又是在哪个酒吧里认识的女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号存进去了,我扫了一眼,没有在意。

“那只能再去买一只了。”

我。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路走到衣帽间,打开衣柜随手抽出一件衣服,金色的钢笔随着衣服一起被抽出衣柜。我蹲下身捡起钢笔,心里庆幸自己可以不用为了出门而折腾。

回到书房,我重新坐回椅子上。钢笔的金属笔尖沾满了黑色的墨水,泛着神秘而诡异的光。我托着下巴,突然觉得无从下笔。

“写些什么呢?”

我开始焦躁起来,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这种类似想要和别人搭讪却又找不到话题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我开始不安,开始愤怒。我站起来,狠狠地将手中的钢笔摔在地上,指着它开始大声辱骂各种肮脏不堪的词汇。

突然,我又开始愧疚。我走到书柜旁的楼梯上坐下,把头埋进膝盖里,开始失声痛哭起来。

我总是把一切都搞砸。

然后,我就睡着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仿佛已经过去了很多天。书桌上用来吃麦片的碗已经不见了,后来我在厨房的碗柜里找到了它,发了霉的奶酪也被人扔进垃圾桶。最后,我在书桌上,发现了一只全新的钢笔。和它一起的,还有一张压在它底下的便签。

“请好好爱护我的钢笔。”

依旧是那样的苍劲有力,矫若游龙。

我笑着拿起他的钢笔,在他的留言底下写上一行字。

“你是谁?我想认识你。”

我转身坐在书桌上,手里拿着那支新钢笔,仔细的端详着。

“只有一支钢笔。吝啬的男人啊。”

或许,共用一支钢笔也不错。

后来,我就开始期待,期待男人每天在我书桌上留下的便签,并且在他的留言底下回复他的话。每天,等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到书房,看看除了一定会有的便签以外,男人是否还有给我留下什么新的东西。

第一天是一盒新的奶酪,第二天是一盒巧克力,第三天是一瓶墨水,第四天是一本新书……

就这样,我期待着,像恋爱期的少女期待着恋人在不同的节日送各种不同的礼物一样期待着。只不过,我似乎每天都在过不同的节日。

终于,有一天,我在他给我的留言底下告诉他,我想和他在一起。

“请让我见见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第二天,我看见的却是一朵枯萎的玫瑰花,以及男人留在上面的一句话。

“抱歉,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心里,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片一片。

突然,我发起疯来,打翻了男人送给我的墨水,撕烂了男人送给我的新书。我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狠狠地锤打着地面。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这么爱你不是吗?为什么要拒绝我?为什么?

我恨你。

我再也没有见过男人留给我的便签。

我醒来之后,迎接我的是已经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的房子和一个陌生的女人。

“孩子,我们该去医院了。”

女人带着我去了医院,一路上嘴巴不停的和我说着话,我一言不发,坐在车后座上通过后视镜看着她。

我是你的儿子吗?

我这样问道。

是,又不是。

她这样回答道。

然后我们到了医院,接着下了车,她带着我进了精神科,在一个看上去满脑肥肠,大腹便便的医生面前坐下。

“他最近的状态怎么样?”

我听见那个医生这样问那个女人。

“他的病情似乎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女人语气迫切,情绪有些激动,对面的医生皱起眉头,整张脸上的肉都堆积在一起。

“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能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朝着他翻了个白眼,整个人双手交叉环在胸前,向后靠在椅子上。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无奈地点点头,从女人手里接过一本日记本,摊开摆在我面前。

“看看你的日记。”

我敷衍的翻了两页,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我在上面看见了男人的字。整整一本日记,全都是那个男人的字。

我开始仔仔细细的看起来。男人的语气平淡又无味,他用着最平铺直叙的方式叙述着自己的记忆。他精神分裂,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消失。他想念他的妻子,想念他的孩子。可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儿子。

我看着他的日记,骤然尖声狂笑起来。

这就是你不爱我的原因吗?这就是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的原因吗?因为你爱你的妻子吗?因为你爱你的儿子吗?因为你痛恨你自己吗?

因为你痛恨我杀了他们吗?

我推开那个女人和医生,发了疯一般的冲出诊疗室。医院的地板很滑,我摔倒了,又爬起来,又摔倒了,又爬起来。我反反复复的摔倒,又反反复复的爬起来。我的手肘和膝盖磕的血肉模糊。我全身上下体无完肤。

终于,我爬上了顶层的天台。

我站在最高的楼层,以上帝的视角俯瞰着这个世界。

你很爱你的妻子吗?你因为她的死一直耿耿于怀吗?你为什么要这么爱她呢?

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爱呢?

我明明那么爱你啊。

我走到天台的边缘,细细的摩挲着边缘上的围栏。我轻轻地吻了吻自己的手背,接着闭上眼睛,纵身一跃。

亲爱的。

既然你不肯爱我,那我只好杀死你。

然后。

和你埋葬在一起。

END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全部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